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久久小说网!

首页 > 穿越 > 《小娘子从军记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七章

第七章

想念江南 3357字 2018-03-27

  这里的山头光秃秃的,几乎是寸草不生,不知是土层浅薄还是干旱所致。两壁之间的窄道很狭小,目测只有百来米长,跟前头的峭壁差不多,也是仅容一个人通过,稍微胖上一点的,便要侧着身子才能走进去了。

  不过这种民不聊生的时节,哪能存的住胖人,便是祝衡这样个子高壮些的,也是浑身精瘦,没有一丝赘肉,故而要过这一线天,可比之前过峭壁时的惊险刺激容易多了。

  季大叔腿脚不方便,不过这下子却不能由人背着了,只能慢腾腾的自己往前走,祝衡紧跟在他身后扶着他,还不忘时刻叮咛走在后头的李姝注意两边的峭壁,别被石头擦了脸。

  这处大本营是渝州战事吃紧后才建立的,扎营不久,不仅是壮丁们,这些从北地赶来支援的薛家军们也是头一次来,行军一夜消耗了他们太多精力,此时骤然要到目的地了,人群反倒全都沉默起来,疲惫着一点点往前走。一线天之间的黑暗逐渐散去,光亮从那个细小的口子里流泄出来,越来越大,越来越强烈,眼看就要出去了,前头的人却突然停下了。

  “怎么停下来了?”

  李姝只顾着往前走,一不注意险些撞到祝衡背上,却见前头的祝衡只是摇摇头,因不能回身,李姝连他什么表情都看不见。

  静寂持续了好一会儿,前头的人突然便是一阵欢呼,声音都撕裂了,可见有多激动了。

  “有水!这里竟然有水……”

  李姝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,直到前头的声音还在不断地传来,她才后知后觉,连忙惊喜的问祝衡:“大哥!我没听错吧!前头的人说这里有水,前面的大本营里有水……”

  “没错!确实是这么说的……”

  祝衡声音都在颤抖,激动地说不出话来,倒是季大叔哈哈笑了一阵,道:“这下子好了!这下子好了!再不怕随时要被渴死了。”

  人群激动了一会儿,随着杨小将一声喝令,众人不敢再高呼,唯恐招来不该招来的人,大军继续往前赶,只是多了一丝期盼和希望,速度就快了许多。

  李姝很快就走出了一线天,跟着祝衡季大叔一同站在洞口旁往外望。

  跟外面的寸草不生完全不同,这里仿佛是另一个世界,满山的苍翠、有树有花有草,虽然看起来蔫蔫地不大精神,却是久违的绿色,一条溪流横穿山谷,两边扎满了大大小小的营帐,甚至还有炊烟袅袅升起。

  竟跟世外桃源差不多,如果忽略他们的士兵身份的话。三人的激动立马化作冲动,忍不住跟着前头的人往绿地上跑,就连瘸着腿的季大叔也是一样。

  “安静!安静!”

  杨小将看到这群人撒丫子乱跑的模样,只觉得十分丢人,心里庆幸将军此时不在营里,要不然就丢人丢大发了。

  饶是如此,他也气得不轻,厉声呵斥道:“回来!都给我排队站好!”

  大部分人对杨小将还是言听计从的,只是不乏激动忘形的人,仍然背着红缨枪在绿野里乱跑,杨小将又是高昂的一声喊,见不远处大营里的兵丁们都奇怪的望着他们,这些放飞自我的人才赤红着脸重新归队。

  杨小将感受到营里那些注视的视线,更加难为情,便大声喝道:“军有军规,刚才不听军令的,一会儿记得去校场领罚。”

  李姝看着他涨红的脸,不知所谓的惩罚是什么,不过看前面的士兵都很怕的样子,显然是挨过的,对于薛家军军规言明这一点便又有了新的认识。

  看来以后绝对不能轻易犯错,不然就她这个身板儿,她还真不敢打包票挨得过去。

  杨小将站着笔直的军姿,还在继续说:“……多了近两万人,原先搭好的营帐安置不下,咱们薛家军向来患寡不患均,现下将士们正在另扎营帐。一会儿不论是老兵还是新来的壮丁,领完饭食后全就都歇在草地上。等明日比武安排了营地去向,再为你们安排住处。听清楚了没有?”

  “听清楚了!”

  等杨小将走了,季大叔才抓住一个老兵问:“小伙子,这比武是咋个比武法?还有这分营地有啥讲究没?”

  那老兵急着去领饭,再晚可就要耽误好久,对季大叔的问题很是敷衍,道:“问这么多干嘛?明日不就知道了。”

  说罢不顾季大叔在后头“哎哎”的叫他,径直往前跑远了。

  李姝扶着他半边胳膊直往阴凉处走,见他唉声叹气的,便笑道:“叔啊,别怪我说你,你也忒不会挑时候了,没看见那个兵正着急着吃饭嘛,你这个时候问他,他哪能搭理你……”

  “我这不是着急嘛!”

  他们倒是不急着吃饭的事,祝衡已经大包大揽了取饭的活计,反而他们一老一弱,老的这个还伤着腿,对于比武的事更为关心些。

  季大叔语重心长道:“小舒子,你可别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啊!咱们明显比不过那些个身子壮的,到时候只能被分到普通兵营,我听说打仗的时候普通兵都是顶在前面的,第一个送死的就是他们,你大叔我虽然四十多了,可还没活够呢,还想着出了营再娶房媳妇儿呢……”

  “小舒子”这名号被叫了几天了,李姝还是有些不适应,听到大叔大言不惭的还要娶媳妇儿,更是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  不过对于季大叔的担忧,李姝倒是好好思量了一会儿,觉得还是要找个人好好问问的,免得到时候来个措手不及,丢人是小,真的成了普通兵就麻烦了。

  她倒不是怕战场上要冲到前面,而是真不想双脚赶路,这几日的经历实在太过痛苦,两只脚现在还在痛着。再想想打仗的时候,人家在骑马他们却要步行,那滋味,对比着就会更加难受。

  山谷里最宽的一条河流是东西向的,不知源头不知终点,大营也被溪流一分为二。新来的不论是壮丁还是薛家军全都歇息在东侧一面,李姝扶着季大叔在阴凉处坐下来,半个时辰后便等到了取饭回来的祝衡。

  饭食不算多精细,难得的是有粥,虽然只有零星几粒米,里面却放了野菜加了面糊,喝起来喷香。最重要的是里面放了盐,李姝穿越到现在,还是头一次尝到盐的味道。

  以往最为平凡的咸味,现下却让她激动地想流泪。

  季大叔眯眼喝了一口,在嘴里含了好一会儿才咽下去,睁开眼睛笑着对祝衡说:“看来一开始留下来是对的,以后虽然要打仗,却比在外头讨饭吃滋润多了,你看看那些难民,哪个能喝上一口粥?哪个能吃上一口盐?”

  说罢又低头喝了起来。

  祝衡吃着手里的杂面馒头,瞧了李姝一眼,见她半眯着眼睛,喝着粥一脸满足的模样,笑着点点头。

  等交了碗,季大叔便在原处休息了,李姝和祝衡则一起在军营里乱转,这是今日暂时被允许的,好让他们看清楚大营的情况。

  旗山呈环形分布,葱茏的山林包围住中间的一大块空地,营区就坐落在这里,因出山的道儿只有那处一线天,因此大营也没有辕门,更没有围成圈的木栅栏,要不是兵丁们都住在营帐里,真跟村落没什么两样。

  李姝走动了一圈,发现平地上几乎都是住人的营帐,粮草营和武器库不知道在哪,估计是被藏在山里某处隐蔽的地方了,虽然隔着一条溪流,整个营区却还是呈环状包围住正中间薛将军的大营,让人一看便知那是中心。

  除此之外,在东侧大营最北的地方还建着一排茅屋,李姝仔细问了一下,知道这处正是大军的伙房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见李姝盯着伙房不走了,祝衡也停了脚步,四处打量了一眼,才笑道:“难不成又饿了?”

  李姝看了看伙房里来回走动的士兵们,虽然还是半下午,他们却已经在忙晚饭了,正在蒸腾的热气中忙碌。伙夫数量不算多,瞧着却比别处的士兵胖上许多,想来是吃的好、又不用打仗,虽然平日又是操练又是做饭劳累些,可却算是大军里最好的去处了。

  若是能来这里……李姝自己便是经营农家乐的,手艺还是很不错的,季大叔刚好也开过饭馆,会做饭,为什么不试试来这里呢?

  “大哥。”

  李姝眼里亮晶晶的,指着伙房转头去看祝衡,道:“你说我和季大叔要是来这里怎么样?”

  午饭的时候,季大叔的担忧也跟祝衡说了,他正发愁着呢,顺着李姝的手指去看伙夫房,顿时眼睛跟着一亮。

  他比李姝想的还要多些。

  在伙夫营做事,人少事便少,况且刚才经过训练场时,见到许多人脱光了上衣在操练,李姝若是进去了,难保不会被发现,这里却不会有这种担忧。

  两人达成了共识,也不继续逛大营了,欢欢喜喜的回了休息的营地。

  季大叔睡了半下午,这时候已经醒过来了,看到俩人回来,便笑道:“这是遇到啥好事儿,这么高兴?”

  刚醒过来,季大叔还有些迷迷糊糊的,不过随口一问罢了,不料俩人竟真的点点头,随后便把当伙夫的事跟他们说了一通。

  季大叔听了,抱着腿坐起来,看看头上难得的绿荫,久久没说话。

  李姝摸不清他态度,试探着问道:“大叔,您是不是不喜欢伙夫营啊?”

  “哪能不喜欢呢……”

  季大叔瞧着眼前两个年轻人,丧着脸摇摇头。

  果然还是太年轻啊!

  “这伙夫可不是那么好进的,多少人想进都进不去,咱俩何德何能啊?”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X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